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亲朋棋牌

时间:2020-02-29 21:43:00 作者:m88 浏览量:68954

AG永久入口【AG88.SHOP】亲朋棋牌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见下图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见下图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如下图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如下图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如下图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见图

亲朋棋牌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亲朋棋牌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1.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2.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3.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4.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亲朋棋牌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g88环亚平台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dafa888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亚美am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188比分直播网

从北京到纽约,这个8月,守护海洋很“忙”....

500万彩票网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相关资讯
皇冠即时比分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ag备用网址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环亚集团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全讯网导航

刚刚过去的8月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暑假余额不足?秋老虎要开始了?

这个8月,也是守护海洋很“忙”的一个月。

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各国政府代表团聚在一起,继续讨论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全球的公海生物多样性;

绿色和平3位全球海洋大使,也在这个8月,为了同一个目的,在世界上的不同角落,用各自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2019年8月3日-8月5日绿色和平×李易峰 公益短片《北极来客》

今年夏天,跟“气候变化”相关的微博话题频频上热搜:

今年夏天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6月、7月;

过去5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诺奖得主、IPCC报告主笔之一说:“没有迹象表明全球变暖在人类掌控中”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气候变化也给海洋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2019年6月和7月南、北极海冰减少到历年同期最低;

气候变化造成海水氧气的减少,自1950年以来,海洋里无氧的“死亡区”面积增加了4倍;

2019年7月全球平均海洋温度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变暖的海洋会导致珊瑚白化、死亡

2016年,澳大利亚大堡礁白化的珊瑚礁 © Abram Powell / Greenpeace

事实上,吸收了人类产生的1/4二氧化碳、并提供全球一半氧气的海洋是缓解气候变化的关键防线,更不用说是包括人类在内,地球上许多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与海洋保护之间的关系,中国演员李易峰与绿色和平最具标志性的北极熊Pauline合作了公益创意短片《北极来客》,呼吁公众参与对设立更多海洋保护区的支持。

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150多万公众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到全球300万的公众支持,并将大家的声音递交到联合国大会,让所有参与“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谈判的政策决策者们听到公众的心声。

李易峰与世界各地的150多万公众,已经加入了支持设立海洋保护区的行列。我们的目标是征集300万支持,并递交到联合国大会。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谢琳·伍德蕾 大西洋马尾藻海科考

就在《北极来客》在北京和仁川两地拍摄的同时,在大洋彼岸,有着“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之称的北大西洋马尾藻,美国演员谢琳·伍德蕾正在绿色和平的科考船“希望”号上,和科学家一起进行着海洋塑料污染的科学考察。

2019年8月,演员谢琳·伍德蕾和绿色和平“希望”号科考船一起前往马尾藻海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在社交媒体直播中,谢琳表达了她对海洋的感情:

“我们的生存需要海洋。保护海洋的原因,既可以是因为热爱海洋,也可以是因为热爱我们自己。我从小在海边长大,18岁那年我搬去了夏威夷,海洋塑造了今天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海洋更包容;但一旦被彻底破坏,海洋也将比其他什么都更无情。这次的航行让我有了新的看待问题的方式,还有哪些问题我们没有发问?还有哪些解决方案是我们没有找到的?”

在这片几乎是世界上能见度最高的海域航行期间,谢琳也参与了科学家对海洋塑料污染的科考活动。对海水的采样和分析结果显示,其中一份样本中竟然有1298个微塑料碎片,这个密度比著名的“太平洋垃圾区”还要高。

2019年7月,马尾藻海的澄澈海水,以及水中的塑料碎片和鱼 © Shane Gross / Greenpeace

2019年8月1日-8月8日绿色和平×哈维尔·巴登 联合国会议现场

马尾藻海的航行还没有结束,8月19日-30日,“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国际协定谈判会议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了。这个持续2年多时间、分4次召开的国际会议,将决定在未来,我们到底可以给海洋多大程度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要。

作为NGO代表参会的绿色和平,也邀请了全球海洋大使、也是去年的“南极大使”,奥斯卡奖得主、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一同前往,并在边会中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策决策者尽快就这项“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达成一致,这份被称为海洋保护的“巴黎协定”的文书如果生效,将有助于在2030年保护全球至少30%的海洋。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和绿色和平国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会议现场 ©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

哈维尔·巴登还在纽约时代广场公开呼吁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

“无论会议期间发生什么,都将对海洋的命运和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代表们必须知道全世界正在关注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的磋商过程。我们无法承担出错的后果。”

2019年8月,哈维尔·巴登在纽约时代广场 © Jason Miczek / Greenpeace

守护海洋,最终是守护我们自己

的确,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现有的保护和管理框架已经无法给海洋足够的保护,对于公海——这个全球保护程度最低、又在各国管辖范围之外的区域尤其如此。

因此,正在进行中的BBNJ谈判是我们改变现状并达成一项强有力的新协定的最佳机会,从而设立一个受到充分保护的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为海洋提供有效的保护,以帮助解决气候危机、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并保障全世界数十亿人的粮食安全。

守护海洋,最终还是守护我们自己。

守护海洋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这3位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海洋大使,你也可以。守护海洋的力量就在你我的手中。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和全球300万公众一起表达你对建立海洋保护区的支持,让政策决策者们听到,让他们有更大的决心,和更积极的行动。

(编辑:逍遥客)

<....

热门资讯